• <menu id="gggce"><center id="gggce"></center></menu>

    中國貿易走向全球 從清代十三行出發

    2022-04-19 15:48

    展現清代十三行商館區風貌的長卷。

    清代外銷畫里,廣州街頭一家經營雜貨的店鋪。

    這幅清代外銷畫描繪了本地商人和外商談生意的場景。

    這幅清代外銷畫反映了十三行街頭風情。

    清代曾三度遠航廣州的瑞典商船哥德堡號的模型。 

    《清朝洋商密檔》記述,一個美國商人欠了怡和洋行伍秉鑒7.2萬銀元,無力償還,伍秉鑒把借條撕掉時,與美國商人對話使用的就是“廣州英語”。 

    清代外銷瓷器,色澤艷麗。

    廣州,是一座有著兩千多年歷史的文化名城,一街一巷都有悠遠的故事,一磚一瓦都有雋永的記憶?!痘涰嵵芸?與您一起領略這座城市厚重的記憶,領略兩千多年包容開放的精神傳統,領略綿延不絕的文脈書香;與您一起在歷史的光照下,讀懂今天,讀懂廣州,由此堅定文化自信。

    一七五七年,隨著乾隆僅留粵海關一口對外通商上諭的頒布,清朝的對外貿易便鎖定在廣州十三行。

    作為中西方文明在長達八十五年內的唯一交流中心,位于珠江邊上的中外交易場所,十三行口岸洋船聚集,幾乎所有亞洲、歐洲、美洲的主要國家和地區都與十三行發生過直接的貿易關系。這里擁有通往歐洲、拉美、南亞、東洋和大洋洲的環球貿易航線,是當時清政府閉關政策下唯一幸存的海上絲綢之路的節點,承載了近代中國商業經濟的孕育和發展。

    十三行雖已消失在歷史長河中,但其歷史影響力一直在延續。

    兩百年后,歷史再次選擇廣州,承擔“廣聚天下客,廣賣天下貨”的歷史使命。十三行與廣交會,共同譜寫海上絲綢之路的華彩樂章,成為近現代中國對外開放、發展經濟的縮影。

    十三行是怎么來的?

    康熙開海貿易 催生“十三行”

    乾隆一紙諭令 廣州“一口通商”

    這是18世紀的一個場景——中國南海海面上,瑞典商船腓特列國王號正在航行。這是那個時代的大型帆船,它從歐洲出發,經過一年多的航行,即將到達Canton(廣州)。

    在西方人眼里,中國是“絲國”“瓷國”與“茶國”,還有無數精美的工藝品,呈現出博大精深的文化。他們為發現中國而驚喜。

    瑞典的這艘船幸運地逃過了好望角的驚濤駭浪、馬六甲的海盜劫掠以及船上流行疾病的威脅,在減員兩成的情況下完成了航行。與其一同出發的帆船,只有一半能夠到達廣州。支付如此高昂的代價,是為了進行中國和瑞典之間貿易的首航。腓特列國王號離開瑞典哥德堡之后,到西班牙換取了在中國通用的白銀,于1732年9月6日到達廣州地區的伶仃島。停泊在廣州的4個月間,腓特列國王號向中國10多個洋行訂購的貨物有大箱151個和瓷器1801捆,共計49906件;還有紅綠茶2183箱。從廣州啟航后,腓特列國王號經過8個月,回到瑞典。

    當時,每年有上百艘這樣的商船遠道而來,通過漫長的水路進入中國南海海域,然后沿著珠江北上,到達當時被稱為東方帝國南大門的廣州。

    其實,明朝年間,海外貿易并非一直順暢,朝廷經常宣布“海禁”,并持續到清初。明清共“禁海”三百年,不過,廣州管理船只的機構——市舶司被保留了下來,持續起到促進中外文化交流的作用。

    康熙統一臺灣,平定三藩之亂后,開始考慮整個國家的經濟和稅收平衡問題。他派內閣大學士石柱到廣東、福建考察,為開海貿易做準備。因為走私風行,朝廷中有人反對??滴鯁柺?“你到過廣東幾府?”石柱回答:“肇慶、高州、廉州、雷州、瓊州、廣州、潮州等,那里的百姓說,離開故土二十多年,現在皇上削平寇盜,可以回故土了。”康熙再問:“那么,百姓都樂于住在海邊,你們為什么又不準呢?”石柱回答:“海是明朝就封的,我們也只能照例。”康熙十分不滿,說:“邊疆大臣當以國計民生為念,今雖禁海,但私自貿易的人也一樣出海謀生;實在話,你們不準,就是自圖便利而已。”石柱一時沒了話。

    清康熙二十四年(1685年),朝廷開辟了四個港口通商:廣州、寧波、舟山、廈門。但當時商人經營華、洋貿易時二者不分,也沒有專營的外貿商行。開關初期,遇到西方大船到來,官員手忙腳亂,洋船常被堵在港外,遲遲不得貿易。1686年春,即粵海關開關的第二年,廣東官府終于找到了一個解決方法——兩廣總督吳興祚、廣東巡撫李士禎和粵海關監督宜爾格圖共同商議,將國家稅收分“住稅”和“行稅”兩類,“住稅”是對本省內陸交易一切落地貨物征的稅,由稅課司征收,稱“金絲行”;“行稅”是對外洋販來貨物及出海貿易貨物征稅,由粵海關征收。“洋貨行”即“十三行”,說到“行”的釋意,即“行,列也”,是“居貨之地”。從此,洋貨十三行成為經營外貿的專業商行,由國家管理,防止中外商民自由交往。到乾隆二十二年(1757年),乾隆在紫禁城下旨:“口岸定于廣東,洋船只準在廣東收泊貿易。”其余三個口岸由此關閉,廣州成了清代對外貿易中心。

    十三行有多繁華?

    航線向全世界延伸 獨攬對外貿易85年

    “一口通商”使廣州通向世界的航線日益發展,除明朝已經通行的至印度洋航線、南洋航線、日本航線、歐洲航線外,還增加了通過好望角至北美、大洋洲、俄羅斯等不同航線。

    海外多個地方有“canton”

    十三行商館區一帶各國商賈穿梭、江面上萬舸競舤的場面,讓人不禁對當時廣州的繁華嘆為觀止。盡管按政府規定,外商不能住在當時的廣州城內,只能住在郊外或黃埔港,但每到休息日,商人或水手也可以走進城門、進入城區,在海幢寺花塔、長壽廟等地游覽,他們也可以游覽白云山與芳村花地等風景優美之地。

    一口通商的廣州成為清朝開關后西方商船首選的“黃金口岸”,出口的當然是絲綢瓷器茶葉土布類,而從外國進口的是毛織品、棉花、金屬、香料等。1984年,英國潛水員在新加坡發現了1751年觸礁沉沒的荷蘭“海爾德馬爾森號”商船,那次它從中國返航時帶了黃金147條、瓷器203箱共239000件、茶葉687000磅,還有紡織品、漆器、蘇木、沉香木等。到1986年,沉船的部分物品打撈上來進行拍賣時,琳瑯滿目的貨品令來賓目瞪口呆。

    當年來廣州的外國商人非常踴躍,除俄國商隊要跨越西伯利亞到中國北方邊境恰克圖、葡萄牙商船在澳門貿易外,參加對華朝貢貿易的周邊國家以及歐美各國,包括荷蘭、西班牙、英國、法國、瑞典、丹麥、比利時、普魯士、意大利、美國、秘魯等國,都在廣州十三行商館進行貿易。在德國柏林錢幣博物館,有一枚銀幣,正面是普魯士國王頭像,背面是一位穿清朝服裝的廣州商人形象,商人身后還放著一箱茶葉,這是乾隆十七年(1753年)為首次遠航廣州的普魯士商船打造的紀念幣,是歐洲唯一有清朝人形象的紀念幣。來華的洋船中,還出現了“廣州號”“中國商人號”“中國皇后號”等顯而易見帶有“中國味”的名稱。

    值得一提的是,海外多個地方都有“canton”,比如,美國馬薩諸塞州的Canton市、喬治亞州的Canton縣等是以“廣州”命名的城鎮,俄亥俄州東北部的“Canton”則是美國最大的“廣州”城。

    從18世紀下半葉開始,每年來廣州的外國商船有數十艘,最多的時候有80多艘。到19世紀初,已經增至一兩百艘。

    1784年,美國商船“中國皇后號”帶著皮衣皮貨以及西洋參等共價值12萬美元的貨物,首航廣州。“中國皇后號”還保留了全部海軍裝備,以防備海盜劫掠。1785年5月11日,“中國皇后號”回到美國,轟動全美,船上貨物被搶購一空,美國開國總統華盛頓也選購了一把帶有飛龍圖案的茶壺。

    十三行有“天子南庫”之稱

    十三行還有一個霸氣稱呼:“天子南庫”。在財富不斷積累的過程中,朝廷也從廣州得到巨大收益。從道光元年(1821年)到道光十七年(1837年),每年在廣州收到的150多萬兩白銀稅收,全由皇家支配。洋行還要為皇帝輸送象牙、琺瑯、鼻煙、鐘表、玻璃器、金銀器等洋貨。1738年的清單中,102件貢品中有88件是新奇的洋貨。1754年,北京故宮要建養心殿,需要南洋的貴重木料,廣東為其進口56400斤。1708年,康熙突患重病,喝了洋御醫羅德配的紅葡萄酒,心跳很快恢復正常。以后每當洋船入港,康熙就詢問是否有葡萄酒,如果有的話,就要求火速運京。不久,世界葡萄酒匯聚廣州,京廣之間形成一條葡萄酒“熱線”。1758年,乾隆在一道諭旨中指示“買辦洋鐘表、西洋金珠,奇異陳設或新鮮器物”,“皆可不必惜費”,可見粵海關、廣州洋行和宮廷有著千絲萬縷的聯系,十三行成為皇家唯一可以依靠的洋貨供應地,故被稱為“天子南庫”。

    出現中國最富有群體

    依仗外貿壟斷特權,十三行出現了一批中國巨富,如潘振承、伍秉鑒、盧觀恒等都是大富,其中伍秉鑒最為突出,成為那時候的世界首富。伍秉鑒擁有2600萬兩白銀,相當于今天的50多億元,收入是清政府的一半。他兒子在美國投資鐵路,每年光利息都有20多萬兩白銀。

    此外,十三行也成為中外文化交流的橋頭堡,中國的瓷器、外銷畫及民間工藝品都從這里出口,國外的科學新知與文化藝術也從這里傳入中國。

    十三行與世界的關聯遠超貿易

    在十三行歷史上,曾發生過三次很大的火災,最后一把火徹底燒掉了十三行。

    第一次大火是在1822年,十三行附近一家餅店失火,波及十三行。大火燃燒了兩日,多間外國商館、洋行被燒毀。

    1842年,十三行遭遇第二次大火。

    1856年,第二次鴉片戰爭爆發,英軍炮擊廣州城,并焚毀十三行,十三行所有建筑與貨品統統在大火中灰飛煙滅。

    “十三行與世界的關聯,不僅在于貿易。它是東西半球在政治、經濟、文化、宗教、科技、語言、藝術、法律等領域首次全方位交融的地方。”十三行博物館策展人李黎表示。

    華南理工大學教授、博士生導師譚元亨認為,廣州有其自身的城市格局,那便是商業貿易自然形成的經濟格局。從中古時代的“蕃坊”,近古的海珠石商埠,直到廣州十三行的出現,廣州“千年商都”的稱號當之無愧。廣州這座城市的形成,與西方的佛羅倫薩、米蘭、威尼斯、羅馬等財富集聚的商業城市有異曲同工之妙,是自古以來的商業興盛造就了廣州,催生了廣州——從一開始,廣州就具備了海洋與商業城市的特質。因此,十三行出現在廣州就不難理解,它融入世界,成為最早具有中國現代色彩的商業翹楚。

    廣州十三行也為世界經濟制度的發展帶來了積極影響。廣州大學十三行研究中心主任、教授王元林介紹,十三行有一條保商制度,即由行商擔保外國商船來華諸多事務,負有擔保等諸多責任,且不得欠外商債務。一旦行商因欠洋商債務而破產,其他行商要負責攤賠。“這種‘連坐’擔保制度,后來成為美國銀行業存款保險制度的重要借鑒。”王元林說。

    新使命新作為

    承擔廣交天下歷史使命

    廣州躍居外貿萬億之城

    十三行的背影雖已消失在歷史長河里,十三行留下的遺產——面向世界、敢為人先、開放創新、精益求精的商貿精神卻刻進了廣州的基因,廣州一直走在中國對外貿易交流的前沿。

    相距兩百年,歷史再次選擇了廣州

    1951年,為加強城鄉物資流通,廣州決定舉辦一次規??涨暗奈镔Y交流大會,名為華南土特產展覽交流大會。十三行原址建起了12座永久和半永久展館。這個具有現代主義風格的建筑群也為今后文化公園的發展打下了基礎。

    1952年,“嶺南文物宮”在華南土特產展覽交流大會的會址上成立,成為當時著名的文化活動展覽場所。

    1956年1月,“嶺南文物宮”易名為“廣州文化公園”。從“華南土特產展覽交流大會”到“嶺南文物宮”,再到“廣州文化公園”,三次定名均由葉劍英親筆題字。

    距十三行“出生”兩百年后,歷史再次選擇了廣州作為中國對外貿易交流的窗口。1957年4月25日,廣州流花路中蘇友好大廈一樓鑼鼓喧天,首屆中國出口商品交易會(下稱“廣交會”)在此開幕!

    “‘噗噗噗’過隧道,衣服都熏黑了。”當年31歲的香港采購商李歡坐著燒煤的火車趕來參會,顧不上太多,便興奮地擠進歡呼的人群。“我對國貨銷路有信心,”他深情地回憶說。

    廣交會創辦的初衷,是為了滿足經濟建設需要,發展國際貿易換取外匯。當時,新中國急需打開一條連接國際市場的通道,以商品展覽會為窗口,展示和交易出口商品。這個展覽會的舉辦城市,要有對外貿易基礎,還要有獨特的區位優勢。放眼當時的中國,廣州是不二之選:廣州對外貿易歷史悠久,在相當長的一段時間里還是封建王朝閉關鎖國政策下全國唯一的通商口岸。從區位上看,廣東臨近港澳,對港商來說最為便捷。整個廣東唯有廣州能承擔“廣交天下”的歷史使命。

    第一屆廣交會成交額即占當年全國創收現匯總額的20%,為處于國際政治高壓環境、遭遇“經濟封鎖”“貨物禁運”的新中國開辟了一條與世界交往的通道,“廣交會”的簡稱很快為世界所熟悉。

    自此,廣交會于每年春、秋兩季定期舉行,從未中斷。成千上萬的中國企業通過廣交會成功走向國際市場,出口商品也從以初級產品為主轉向中國制造、中國“智造”,從線下為主向線上線下融合轉變……

    2021年10月15日,第130屆廣交會拉開帷幕。從1957年到2021年,65年間,廣交會在廣州搬了4次家,展館建筑面積由最初的1.8萬平方米擴大到如今的110萬平方米。廣交會累計出口成交額超過1.4萬億美元,占全國出口比重峰值超過50%,已與全球210多個國家和地區建立了貿易關系,累計境外采購商約880萬人次飛躍重洋參會,成交額已遠非當年的十三行可比。

    2021年,廣州市外貿進出口總值達10825.9億元,成為“外貿萬億之城”。通過廣交會,“廣聚天下客、廣賣天下貨、廣貨賣天下”成為現實。

    廣交會促進全球產業鏈供應鏈安全暢通運轉

    2021年7月19日,國務院公布了第一批培育建設國際消費中心城市名單,全國共有五大城市入選,而廣州是其中唯一的非直轄市。

    廣州嘗到了培育建設國際消費中心城市的“頭啖湯”。據悉,目前廣州市已經全面啟動國際消費中心城市培育建設,計劃用5年左右時間,基本建成面向世界的數智化、時尚化、現代化國際消費中心城市,實現從“賣全球”向“賣全球、買全球”轉變。

    2016年,廣州在清代十三行外國商館區遺址上(廣州文化公園內)建立廣州十三行博物館。據廣州十三行博物館副館長王震介紹,館藏文物超過4800件(套),以“文物+文獻史料”、沙盤、電子動畫等方式,展示十三行的歷史。

    “某種程度上,十三行與廣交會有種奇妙的聯系。”暨南大學中國文化史籍研究所教授葉農這樣說。

    廣式英語很流行

    在長時間“一口通商”的過程中,廣州人發明了一種特別的語言——“廣州英語”。當時“廣州英語”的發明者,用粵語標注英語單詞的發音,漸漸形成了頗有特色的“本地英語”。上海開埠后,“廣州英語”流傳到上海,成了“洋涇浜英語”的鼻祖。

    你能明白“廣州英語”嗎

    中國人:Chin-chin,how you do, long time my no hab see you. (請請,您好! 好長時間沒有見到你了)

    外國人: l can secure hab long time before time my no have come this shop. (確實很長時間了,上次我沒到你這個店來)

    中國人:Hi-ya, so, eh!What thing wantchee? (哎呀,真的,您想要什么?)

    外國人:Oh, some litty chow-chow thing. You have got some ginger sweetmeat?(噢,我想要些小東西。您有生姜蜜餞嗎?)

    中國人:Just now no got,l think Canton hab got velly few that sutemeet.(現在沒有,我想廣州很少有這種蜜餞)

    (摘自吳義雄《“廣州英語”與19世紀中葉以前的中西交往》)

    第一批睜眼看世界的人

    與來華外國人的深度接觸,令十三行行商成為中國第一批“開眼看世界”的人。鴉片戰爭期間,十三行商人率先捐資引進西方先進技術,提升廣東水師的裝備;潘世榮致力于仿制當時世界上最先進的火輪船;潘仕成高薪聘請美國海軍軍官仿制出中國最早的近代化水雷——“攻船水雷”;鄭崇謙是最早傳播牛痘法的中國人;伍氏家族則在將西醫引入中國方面貢獻良多,中國最早接種牛痘的醫院“種牛痘局”和彼得·伯駕的“眼科醫局”也都得到伍家的大力支持??梢哉f,十三行商人是“師夷長技以制夷”的最早實踐者,比晚清洋務運動還早了20年。

    “一口通商”結束

    眾粵商轉戰滬港

    廣州“一口通商”時代結束后,大量廣州外貿商人轉戰滬港,形成了上海第一波移民潮。

    19世紀50年代,上海取代廣州成為中國最大的貿易口岸,從廣東“輸入”上海的,最引人注意的不再是貨物,而是一群被稱為“買辦”的人。最初的上海洋行“買辦”,“半皆粵人為之”。

    廣東行商到了上海后,買下大片房產和地產,計劃打造成上海版的“十三行商館”,租給外國商人。但由于地方官員收受了英國商人的賄賂,廣東行商名義上雖是房產和地產的產權人,卻被剝奪了對房產和地產的處分權,在收不到租金的情況下,被迫永久租給英國人。

    依托這塊租界,英國商人在上海一步步擴張,這一帶最后形成了外灘。

    “十三行”注釋

    “行,列也”,是“居貨之地”,這是古籍里“行”的定義。廣州十三行是清代專門進行對外貿易的商行,是清政府指定專營對外貿易的壟斷機構。一八一三年和一八三七年,恰好共有十三家商行,如伍秉鑒的怡和行、盧繼光的廣利行、潘紹光的同孚行等,但行商數量是變動不定的,少則四家,多時二十多家,“十三行”只是約定俗成的稱謂。而行名也常改變,有興隆、聯興、德興、正興、同興、源昌、晉源、怡和、寶順等。其中,潘、伍、盧、葉四大行商,家產總和比當時的國庫收入還要多,是貨真價實的“富可敵國”。據廣州十三行博物館副館長王震介紹,根據史料記載,十三行遺址在今天廣州文化公園及周邊范圍,包括中國行號與外國商館兩個區域,中國行號較為分散,有的行號在十三行街以外;而外國商館相對集中,房屋都面向珠江而建,好像一座水上浮城。

    ——引自廣州日報∽讀懂廣州周刊

    侵犯部长人妻电影,A级毛片丰满纵欲的杨贵妃,成?人免费无码视频在线观看
  • <menu id="gggce"><center id="gggce"></center></menu>