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menu id="gggce"><center id="gggce"></center></menu>

    南粵古驛道的終點,海上絲綢之路的起點

    2022-05-11 14:47

    “古驛道源源不斷將中原的文化、人才、商品輸送到南方,海外多元文化從廣州沿南粵古驛道傳送輻射到內地。”

    gzrb_20220511014930132

    8414973_oujy_1652014362762_b

    兩千多年前,西漢名臣陸賈于增埗河古碼頭登岸,在今西村一帶筑泥城駐節(舊指高級官員駐在外地執行公務),與南越王趙佗商談統一大業。圖為陸賈紀念亭,就建于陸賈當年居住之地。 

    微信截圖_20220511143510

    粵贛古驛道連平段自然教育徑上,華南農業大學林學與風景園林學院副教授吳永彬給中小學生上自然教育課。 

    微信截圖_20220511143519

    花都百步梯古道遺址 廣州日報全媒體記者李波攝(資料圖片)

    微信截圖_20220511143526

    《珠江江城圖》(局部)廣州博物館供圖(資料圖片)

    讓城市留住記憶 讓人們記住鄉愁。

    廣州,是一座有著兩千多年歷史的文化名城,一街一巷都有悠遠的故事,一磚一瓦都有雋永的記憶?!痘涰嵵芸?,與您一起領略這座城市厚重的記憶,領略兩千多年包容開放的精神傳統,領略綿延不絕的文脈書香;與您一起在歷史的光照下,讀懂今天,讀懂廣州,由此堅定文化自信。

    廣府文化兼容并包,既承百越基因,更受中原文化哺育及西方文化影響。是什么帶來這些璀璨文化的種子?

    古驛道與海上絲綢之路功不可沒!

    兩千多年來,翻越南嶺的眾多古驛道打破地理限制,逐步形成了以廣州為中心,通過水陸轉換,聯系中原及海外的南粵古驛道脈絡。其通往粵北、粵東、粵西,南下大洋,一頭穿越南嶺,北聯長江流域和中原腹地,借由京杭大運河溝通整個北方地區;另一頭則接起海上絲綢之路的起點廣州。

    由此,在漫長的歷史長河中,古驛道源源不斷將中原的商品、文化、人才輸送到南方;同時,來自海上絲綢之路的海外多元文化,又從廣州通過南粵古驛道,不斷傳送至內地,開啟了中外對話、交流、貿易的窗口。

    時至今日,驛道早已超越了水陸概念。廣州作為國際性綜合交通樞紐城市,再一次站上了歷史的新起點。

    秦漢

    廣州古道初長成

    五路古驛道 直達趙佗城

    剛剛過去不久的五一假期,綿綿細雨并未改變記者探訪北京路千年古道的計劃。在北京路文化旅游區管理服務中心,記者見到了一位年輕的千年古道守護者——90后廣州囡、工作人員楊笛。

    “大學畢業后,我成了一名空乘,到訪過世界各大都會,我以為自己已領略了最美的風景。后來,我返穗工作,成了北京路千年古道的守護者。真正走近她、了解她后才發現,原來世界級的風景就在我身邊!”楊笛與記者一同漫步于北京路,如數家珍般描述:廣州建城2000多年來,城市中軸線從未偏移過,腳下5米深的地方,11層5個朝代的道路遺址層層疊疊。腳下盡是寶,這里也是廣州最容易“走寶”(粵語,意即“看走眼,錯失寶貝”)的地方……

    凝望北京路千年古道,記者仿佛穿越時空,回到秦朝。秦朝修建古驛道,主要目的是以“修路”定乾坤。秦始皇統一六國后,派任囂、趙佗揮師南下,在五嶺(越城嶺、都龐嶺、萌渚嶺、騎田嶺、大庾嶺)間筑馳道,修靈渠,一舉統一嶺南。任囂、趙佗等人建城后,巧妙利用天然水系,建設了城內外水陸驛道系統,并開東、西、南三城門與三向驛路接駁,形成今北京路、中山路一帶“丁”字道路結構。

    趙佗繼任南??の竞?,曾兩次自立為王。陸賈兩次出使南越國,成功勸說趙佗歸漢,嶺南重歸中原王朝版圖。如果當時有導航,陸賈走官道進入廣州城,路徑或許是這樣的:從中原出發至湖南,先翻過越城嶺山脈,渡靈渠,經西江、北江,過三水,最終來到番禺城西面水道,從陸賈城碼頭(今南源街)登陸,筑泥城等候。最后從城西水驛入城,來到西漢南越國宮署。

    漢代開辟新的水路古驛道,實現了國內與國際交通干線的銜接聯通。那時,先民可從番禺城遠航至中南半島、馬來半島及印度、錫蘭等地,遠洋商道使海上貿易從無到有,漸漸萌芽。

    “此路一開,財貨通矣,人才出矣,遐陬之聲(指當時嶺南語言)變矣。”南宋學者周去非在《嶺外代答》里如此概括開鑿古道對于嶺南的影響,秦朝驛道開通后,大量鐵器從中原引入,改進了嶺南的農耕模式。

    隋唐

    直通大海風帆舉

    一斧一斧削山劈嶺 海內外客商聚廣州

    記者走在初夏的廣州街頭,看見荔枝新鮮上市,不由想起唐朝才子杜牧“一騎紅塵妃子笑,無人知是荔枝來”的名句。此名句其實就與古驛道有關。當年,唐玄宗為博楊貴妃的歡心,派人從嶺南運荔枝至長安,走的正是西京古驛道(唐代長安通往嶺南的古驛道)。

    隋唐時期,中國建立了“長安—洛陽”的貢路輻射系統, 南北大運河的開通直接導致經濟重心移往東南。當時,唐代名臣李渤重修靈渠以通巨船,使越城嶺道成為嶺南大宗貨物北運的主要通道,加上張九齡拓寬大庾嶺道,廣州因此躍升為當時全國最大的對外貿易港。唐代,廣州是“萬里通海夷道”的起點,也是“揚、益、荊、廣”四大商業城市中唯一一個不在長江水系的城市。

    據說,張九齡經過對梅嶺的反復考察勘測,選定了從大庾到南雄距離最短的一段路線,比秦朝古道縮短了整整4公里。4公里現在看來不長,但對古人而言,在不負重的情況下還要走近2小時,如果要往來運輸貨物,時間就更長了。

    拓寬大庾嶺道有多困難呢?我們看看史籍里的記載就能明白。據史載,張九齡親力親為,帶著“團隊”走上灌木叢生的山路,冒險勘探、丈量,設計最佳方案。工程計劃議定之后,他在冬天農閑之時,募集大批民工來修路。他還時常星夜上嶺視察工程進度,并指揮工匠一斧子一斧子削山劈嶺,最高處削去了30多米。

    隋朝,廣州城設立南海神廟 (波羅廟),這是北方商人攜貨南下廣州、外商前來廣州的古驛道終點,很長一段時間內是廣州遠洋貿易的標志。阿拉伯商人乘坐商船,從巴格達的底格里斯河碼頭出發,漂洋過海來到廣州城,就在南海神廟旁登岸。

    如今,南海神廟是“海絲申遺”的史跡點之一。五一假期后,天氣放晴,記者來到南海神廟,只見漢白玉牌坊上鐫刻著“古港遺風”四個大字,雋永的字跡訴說著古港當年的故事。

    唐代廣州港是世界上最大的海港之一,出現了外港和內港碼頭并舉的水驛體系,城郊的外港主要有屯門和扶胥港(今黃埔區廟頭村西),城中內港則有光塔碼頭、蘭湖碼頭(現流花湖一帶)和浮丘山碼頭(現中山七路一帶),還建有光塔和余慕亭等導航設施,兼供客舟躲避風雨。

    每逢交易時節,外商從獅子洋乘船入廣州城,遠洋船舶經過扶胥港轉換停泊,換乘小船沿珠江東行。他們遠望光塔地標,行至碼頭登陸,并在其附近聚集。久而久之,光塔附近形成十余萬外商聚居的居住區。唐朝政府為此專門設立“蕃坊”,其范圍大致以今天的懷圣寺為中心,北至中山六路,南至惠福西路,西至人民路,東達朝天路。

    根據當時文獻記載,每天到廣州港的外國商船有11艘之多,全年到港舶達4000多艘??梢哉f,在唐朝,幾乎每個阿拉伯商人心中都有一個“廣州夢”。著名波斯詩人薩第在《薔薇園》一書里記寫道:“我準備把波斯的硫磺運到中國去賣,據我所知,硫磺在那里可以售得高價,然后我再把中國的陶器運到希臘……”

    文獻里的唐代廣州城,港口擠滿了外國商船,“收稅納入國庫的錢每天可達五萬迪納爾”。大唐用開放包容的姿態歡迎外商,加之廣州富足的生活,令客商流連忘返。其中的著名人物——阿拉伯人李彥升幼年隨長輩的商船隊來到廣州經商,愛上中國文化,學識豐富,甚至于唐宣宗大中二年中進士,成為中國歷史上第一位阿拉伯進士,遂成一段美談佳話。

    宋代

    巍峨五嶺有通途

    沿驛道建墟市 獵德扶胥興起

    春末夏初,記者來到獵德村宗祠廣場,時值中午,食肆熱鬧起來,“20號煲仔飯、20號……”隨著服務員一聲喊,一窩滋滋作響的煲仔飯端出窗口,瞬間把濕漉漉的空氣裹成一團香絮,融化了一上午的忙碌。

    有誰知道,這一帶的興起緣于宋時開辟的古驛道?宋元時期,廣州城大規模擴建,形成水陸并進的道路網。城內外“天然水系—內濠—六脈渠”的三級水路網,帶動商業街市沿水興起,廣闊十余丈的東西濠兩岸當時都是繁華商業區。

    宋元地方政府沿驛道建墟市,以方便來往官吏交通生活、防衛海疆和加強地方治安。廣州郊區逐漸形成區域內部市鎮體系,使驛道成為區域共同體的連接網絡。廣州城外則出現了“衛星城”——獵德、瑞石、平石、大水、石門、白田、扶胥、大通等宋朝“八大鎮”。

    1093年,宋代大文豪蘇東坡被貶謫嶺南,沿著唐朝張九齡拓寬的大庾嶺道來到廣州。蘇東坡興致勃勃地游覽了白云山蒲澗、扶胥鎮的南海神廟。他與道士談古論今于天慶觀(位于今中山六路一帶),邀約友人把盞歡談,更迭唱和。酒意一上頭,蘇東坡還在天慶觀墻壁上揮毫題寫:“東坡飲酒此室,進士許毅甫自五羊來,邂逅一杯而別”;他還在白云山“蒲澗濂泉”(宋元清時期“羊城八景”之一)留下《題廣州蒲澗寺》傳世。

    宋元之際,中原移民不斷通過大庾嶺梅關古道來到嶺南安居,把中原城市中商業街巷的規制也傳播到梅關古道沿線區域,也就是珠璣古巷附近。

    位于從化的錢崗古村已有600年歷史,其最早居民就是由珠璣古巷遷徙而來的。據孟春吉《恒楨房宗譜》記載,這些居民是南宋左丞相陸秀夫的后裔。當時為躲避元兵追剿,陸禮成逃至珠璣巷僑居。至其第五代,玄孫陸從興一路輾轉,由珠璣巷遷到古番禺寧樂鄉(今從化太平鎮錢崗古村),后“開疆拓野,子孫瓜綿綿”,逐漸形成古村。

    記者來到錢崗古村,時間仿佛凝固一般,村莊安詳靜謐,樹木郁郁蔥蔥,村民怡然自得,廣裕祠古色古香。

    廣裕祠與北京故宮是同年修建的,至今已有600多年歷史。廣裕祠保留了宋代建筑構造設計手法。被譽為“珠江三角洲的清明上河圖”的《珠江江城圖》就曾出現在廣裕祠西門更樓的木雕封檐板上?!吨榻菆D》長8.6米,匠人雕刻了29艘船、40多座房屋亭臺、49個人物及超過140棵榕樹,描繪了清乾隆時期珠江北岸的繁華景象:東郊田園層巒疊嶂、山水相連,珠江層層波紋,商船來來往往,岸邊還有西炮臺、老城門、天字碼頭等,以及下棋的市民、戴斗笠的老漁翁、牧羊人和樵夫;穿著長筒皮靴的洋人站在江邊看風景;一座石拱門西洋式建筑上,也站著一個頭戴高帽、手拄拐杖的洋人,可見當時廣州已帶上了一層國際化色彩。

    明清

    連接世界書傳奇

    城北專用驛道 趕考必經之路

    記者近日來到廣州博物館,工作人員向記者展示了一包有近300個年頭的松蘿茶。這包仍有余香的松蘿茶,讓人想起了一段輝煌往事。

    明清時期,廣州一躍成為中國對外交流的門戶,珠江上船只密布。1745年,第三次來廣州的遠洋商船哥德堡1號從黃埔港啟程返回歐洲,船上裝載著茶葉、瓷器、絲綢等約700噸的中國物品,其中就有產自安徽休寧的松蘿茶。不料,哥德堡1號在即將抵達哥德堡港時觸礁沉沒。

    1992年,哥德堡沉船被打撈出海。打撈隊在沉船貨倉里發現了一些徽式茶箱,箱內還裝有綠茶。打開茶葉包裝,人們驚訝地發現,由于包裝嚴密,一部分茶葉依然緊結卷曲,茶葉沒被氧化。哥德堡人將一包茶葉送回廣州,以此紀念那段波瀾壯闊的海上貿易史。

    這一包年近300歲的松蘿茶當年應該是從黃埔古港上船的。日前,記者來到黃埔村,只見寬闊的麻石街上,兩邊商店林立,行人接踵摩肩,不復當年搬運貨物時車水馬龍的景象。

    明清時期,洋舶來到廣州,一般停在扶胥港,即今黃埔區廟頭村一帶。到了明朝初年,扶胥鎮水域泥沙淤積變淺,船舶無法靠岸,港口才移至琶洲黃埔村一帶水域,始稱“黃埔港”。黃埔古港與其中的麻石街是當年古驛道的一部分,遠洋船只在此停泊,更換小船入珠江,直接帶動了黃埔古港碼頭附近村鎮的發展。長洲島近代造船業也因此興起,至今留下“柯拜船塢”為證。

    此外,市區現存的天字碼頭在當時亦是清代知名的古驛道碼頭,官員在廣州城赴任、卸任,都在這里上下碼頭。

    廣州城北有一條古驛道,曾是官員赴任走的陸路專用驛道,也是舉人上京赴考、商賈往來的必經之路。讀書人也喜歡求好意頭,這條古驛道就被稱為“大官路”。嶺南文化學者、作家黃劍豐在《白云深處》一書中介紹,當年舉人沿著大官路上京赴考,往往先到“京溪古道”歇腳。京溪村北面有一口古井,因有眾多文人墨客光顧,村人將其呼作“斯文井”,村名也稱為斯文井村,如今古井仍在,并成了白云區登記在冊的文物單位。

    京溪古道后來成為南來北往的富商官貴歇宿、交易買賣之地,帶動周邊形成畜牧市場和出口交易基地。至今, 廣州市白云區京溪村仍保留有白水塘、蟹山、麒麟崗、犀牛角、牛利崗等古地名。

    驛道新生

    活化利用古道 助力鄉村振興

    “預備,跑!”隨著發令槍的鳴響,選手們精神抖擻、興致昂揚地出發。這是前年廣東省定向聯賽廣州從化古驛道沿線賽場上的一幕。與常規定向越野賽不同的是,這場比賽沿著古驛道展開。

    自2016年起,廣東省在全國率先開展古驛道保護利用工作,近年來開啟了一系列行動計劃,包括南粵古驛道定向越野大賽、驛道“三師”下鄉、文化創意大賽、發掘古驛道僑批文化、制作南粵古驛道音樂等。其中,南粵古驛道定向大賽已成為國際知名品牌賽事,吸引了大量國際專業選手、青少年參賽。廣東在古驛道活化上創下了許多個“第一”“首次”,充分彰顯了廣東人敢為人先、務實進取的精神。

    廣州深入調查廣州古驛道歷史遺存分布情況,探討古驛道線路布局,并提出保護利用策略。據市規劃和自然資源局提供的數據,截至目前,廣州市內已發現古驛道本體遺存及相關遺存78處,其中陸路古驛道遺存16處,2處為廣州市級文物保護單位,包括北京路千年古道遺址、花都區百步梯古道遺址。經統計,廣州古驛道線路沿線有古村古鎮62處、美麗鄉村86個。

    當參賽選手、志愿者、文化人士甚至孩子們,或奔跑或行走在鄉間田野、傳統村落、碼頭舊址等比賽場景中時,完全深度沉浸于歷史文化之中,古驛道承載的豐富人文價值再次融入現代人的生活,每一次打卡成功都是一次美好的印記。

    隨著越來越多人知道并重新走上古驛道,山水林田湖草等自然文化資源得以完美地串聯、開發、融合,激發了全社會對驛道文化的關注,沿線居民亦能更多地分享經濟社會發展的紅利。

    記者在從化錢崗古道走訪時,一位售賣冬蜜的養蜂人說,“幾年下來,許多活動參與者通過加微信訂購、宣傳我們的冬蜜,現在村里的冬蜜換了包裝、開發了新產品,利潤漲了一倍。”

    在廣東省文物考古研究所所長、“三師”專業志愿者曹勁看來,在南粵古驛道的保護修復和利用過程中,既要借鑒傳統的東西,又要引入新的審美體系,讓不同的元素在統一公共建筑或空間環境里相互連接、融合,形成前后接續的關系,才能真正讓陳列在嶺南大地上的遺產“活”起來、“火”起來。

    始發中原 暢達海外

    記憶留存 鄉愁所系

    在中華文明幾千年的歷史榮光中,以廣州為中心的南粵古驛道承載整個嶺南乃至中國政治、經濟、軍事、文化、人口及語言等諸多方面發展與變遷,在歷史上曾發揮過巨大的作用。

    歷朝歷代修建的古驛道功能有所不同。秦朝修建古驛道,主要目的是以“修路”定乾坤。

    隋唐時期,張九齡擴寬大庾嶺道,李渤重修靈渠以通巨船,讓古驛站點南海神廟成為廣州南下遠洋貿易的標志。

    宋元時期,廣州沿驛道建墟市,古驛道毛細血管越發豐富。漢人南下往往選擇從大庾嶺向南經珠璣巷抵達廣州,孕育出廣府人,誕生了廣府文化。

    明清時期,廣州修建古道古港以利于連接中外,新開辟黃埔古港驛道,曾獨攬一口通商80余年。

    車同軌,書同文。古驛道聯系中原,在南粵大地上蜿蜒前進,諭令、公文、官員、軍需往來不絕,成為國家政治統一的象征。商品在古驛道上流動,物資被運送至五湖四海。

    如今,廣州市綜合交通樞紐地位得到了進一步鞏固,交通樞紐功能更加完善,支撐城市空間作用更加明顯,樞紐輻射能力更強,綜合服務效率更高,基本建成集海陸空多種交通方式于一體的、層次分明、四面八方、四通八達的綜合交通網絡,形成“連通世界、輻射全國”的綜合運輸體系。

    廣州市交通局數據顯示:廣州構建形成“三環十九射”、總里程達到1152公里的高速路網布局;建成19條城市軌道交通運營線路;先后接入京廣、南廣、貴廣等9條干線鐵路;廣州港貨物吞吐量達6.36億噸,集裝箱吞吐量2351萬標箱,分別居全球第四、第五;白云國際機場旅客吞吐量蟬聯全球第一……

    廣東省城鄉規劃設計研究院總工程師馬向明說,他從小住在古驛道旁邊,小時候看著飛馳而過的火車,他特別希望搭上列車走向現代生活。多少年過去了,他現在做的事情就是讓記憶中的古驛道走近現代生活。讓歷史走進現代,這也是古道保護者所做的創新性利用。

    誠然,兩千年風云一瞬間,古驛道已經走進歷史,但廣州未來之路卻越走越寬闊。

    廣州現存部分古道遺址

    南粵古驛道,是指1913年前廣東境內用于傳遞文書、運輸物資、人員往來的通路,包括水路和陸路,官道和民間古道。廣州市內已發現古驛道本體遺存及相關遺存78處。

    北京路千年古道

    (越秀區)

    錢崗古道

    (從化區)

    影古古道

    (從化區)

    溉洞古道

    (從化區)

    東坑古道

    (從化區)

    蓮麻古道

    (從化區)

    正果洋古道

    (增城區)

    銀場古道

    (增城區)

    夏街古道

    (增城區)

    廖村古道

    (增城區)

    橫塱古道

    (增城區)

    新圍古道

    (增城區)

    百花古道

    (增城區)

    百步梯古道

    (花都區)

    南粵古驛道概覽

    南粵古驛道以廣州為中心,朝東南西北輻射。

    東路古驛道:主要指廣州往東,經獵德、扶胥、增城等地,聯系閩贛的東西向古驛道網絡。廣州境內有扶胥、夏街古道等遺存。

    南路古驛道:主要指廣州往南、珠江入??谖靼端懧撨\的古驛道網絡,保留有廣州黃埔古港、南海神廟、岐澳古道等古驛道遺存,連接廣州海上絲綢之路。

    西路古驛道:主要指廣州往西,溝通桂、瓊等地的古驛道網絡。彩虹橋、十三行碼頭、陸賈城碼頭等遺存均在古廣州城西邊。

    北路古驛道:主要指廣州往粵北,通往江西、湖南等地的古驛道網絡,保留有西京古道西線、西京古道東線、大官路、錢崗古驛道、京溪古道等遺存。

    ——引自廣州日報∽讀懂廣州周刊

    侵犯部长人妻电影,A级毛片丰满纵欲的杨贵妃,成?人免费无码视频在线观看
  • <menu id="gggce"><center id="gggce"></center></menu>