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track id="ljl7l"><strike id="ljl7l"></strike></track>
<address id="ljl7l"></address>

<pre id="ljl7l"><ruby id="ljl7l"></ruby></pre>

    2022年諾貝爾文學獎揭曉,由法國作家安妮·埃爾諾獲得

    2022-10-06 20:00

    據諾貝爾獎官網消息,2022年諾貝爾文學獎于北京時間10月6日19點正式揭曉,由法國作家安妮·埃爾諾(Annie Ernaux)獲得。獲獎評語是“因她的勇氣和臨床的敏銳性揭示了個人記憶的根源、隔閡和集體約束”。

    安妮·埃爾諾是法國當代著名女作家,1940年出生于法國濱海塞納省的利勒博納,在諾曼底的小城伊沃托度過童年。她起初在中學任教,后來在法國遠程教育中心工作,退休后繼續寫作。埃爾諾從1974年開始創作,至今已出版了約十五部作品。

    《位置》《一個女人》等作品用細膩、傷感的筆觸生動描繪了出身貧寒的父母如何為使自己及下一代擺脫社會最底層的卑賤地位所進行的充滿失落、絕望、希冀、夢想的奮斗過程,準確、客觀地再現了法國當代不同社會階層的人們在心理、生活習慣、興趣愛好等價值觀方面的巨大差別,同時也以極其痛苦和矛盾的心情,真切表達了對父母及故鄉愛恨交加。而《悠悠歲月》這部歷經二十余年思考和推敲的杰作,使她當之無愧地居于法國當代第一流作家之列。

    瑞典學員評價妮·埃爾諾,“憑借著巨大的勇氣和敏銳的觀察力,安妮·埃諾揭示了階級經歷的痛苦,描述了羞恥、羞辱、嫉妒以及無法看清自己是誰的困境,她取得了令人欽佩和持久的成就。”“安妮·埃諾相信寫作的解放力量。她的作品毫不妥協,用平實的語言將一切講得清清楚楚。”

    【鏈接】諾貝爾文學獎“獲獎密碼”是什么?

    諾貝爾文學獎評委馬悅然曾說,“評委會也會搞平衡,兩三年爆一次冷門,再爆一個熱門,以保持獎項的影響力。”

    “熱門作家”獲獎

    近些年來,諾貝爾文學獎一方面似乎可以總結出不少規律,另外一方面,又不斷爆冷、開盲盒,給大眾以意外與驚喜。但是今年是熱門作家獲獎。

    2020年,在得知諾貝爾文學獎頒給詩人露易絲·格麗克后,魯迅文學獎詩歌獎得主、著名詩人李元勝向媒體表示:“冷門!這個結果我覺得還是比較意外的……”

    2019年公布的諾貝爾文學獎“雙黃蛋”——波蘭作家奧爾加·托卡爾丘克和奧地利作家彼得·漢德克分別獲得2018年、2019年諾貝爾文學獎——被不少媒體稱為“雙雙爆冷”。

    2016年諾貝爾文學獎頒給美國民謠藝術家鮑勃·迪倫,被視為諾獎的“意外”,幾乎超出了所有媒體的預測。

    再往前追溯,2008年的法國作家勒·克萊齊奧,2009年的德國女作家赫塔·米勒,都被很多人冠以“冷門”作家的稱號,后者更是讓不少德國文學研究者感到驚訝。

    早在1984年,瑞典科學院發言人倫森教授宣布獲獎者是捷克斯洛伐克詩人雅羅斯拉夫·賽弗爾特后,人們用“大爆冷門”來形容這次的得主。

    2021年,諾貝爾文學獎又“爆冷”了。坦桑尼亞作家阿卜杜勒-拉扎克·古爾納,對很多人來說都是一個非常陌生的作家,在此次諾貝爾文學獎正式公布前,無論是熱門獲獎者預測榜單還是各大賠率榜,幾乎都沒有他的名字。

    翻譯家北塔曾經從諾貝爾文學獎評審委員馬悅然那里了解到,“爆冷門很正常,他們不愿意給太熱門的作家頒獎。但評委會也會搞平衡,每隔兩三年爆一次冷門,然后再爆一個熱門作家,以保持獎項的影響力。”

    其實,“爆冷”未嘗不是一件好事。對作者而言,可專心創作,用作品說話,無需關注市場與熱度,這一點在“流量為王”的時代顯得尤為珍貴;對讀者而言,每一個冷門作家都仿佛是一座等待探索的“寶藏之地”,既能豐富讀者的閱讀體驗,了解不同國家的創作特色,也能擴展讀者的視野,閱讀范圍不局限于所謂的“熱門作家”。

    小說體裁占絕對優勢

    諾貝爾文學獎的持續爆冷,給大眾帶來了不少驚喜。與此同時,公眾也在不斷總結諾貝爾文學獎所呈現出來的“規律”,試圖破解“諾獎密碼”。

    諾貝爾文學獎自1901年設立以來,已經有122年的歷史,期間共有119位作家獲得了該榮譽,在諾獎評審委員們看來,這些作家都是“在文學領域朝著理想的方向創作出最杰出作品的人”。

    在長長的獲獎名單上,從作家地區分布上來看,歐美作家多達76位,有16位法國作家、13位美國作家、11位英國作家、10位德國作家、8位瑞典作家、6位意大利作家、6位西班牙作家、6位波蘭作家獲獎。亞洲、南美洲、非洲等地區,有超過2位以上獲獎者的國家,除了智利、日本、南非之外,其余都是歐美國家。

    從獲獎體裁來看,小說呈現出絕對優勢,占69席位,詩歌30席位,戲劇13席位,散文占7席位。在1940年以前,戲劇和散文出現的次數較多,進入21世紀以后,戲劇僅出現過2次,散文僅1次。詩歌一向被認為是諾貝爾文學獎比較重視的體裁,2000年以來,也僅僅出現過3次,最多的依舊是小說,多達17次。

    在中國作協書記處書記、文學評論家邱華棟看來,英語寫作在世界范圍內依然非常強勢,但與此同時英語文學的內涵本身也發生了很大變化。“英語文學早就不僅僅是英國文學,也不是美國文學,而是豐富多彩。英文寫作的作者涉及到不同的膚色、國籍,已經非常多元化了”。

    此外,邱華棟還發現一個明顯的變化,在上一個100年,獲諾獎的女作家總共只有9位。隨著女性寫作越來越受到關注,進入新世紀以來,得獎的女性作家至今已有8位。

    諾貝爾文學獎真的有所謂的“獲獎密碼”嗎?如果有,可能也是瑞典學院諾貝爾文學獎評委會成員艾倫·馬特森(Ellen Mattson)所說的:

    “關鍵是作品質量,當然還有文學素養。獲獎者需要是一個能寫出優秀文學作品的人,當你讀到他的作品時,能感受到某種力量,并且貫穿所有作品。但是,這個世界充滿了非常優秀、卓越的作家,你還需要更多的東西才能奪取桂冠。”

    ■諾貝爾文學獎近些年來獲獎者一覽

    2021年:坦桑尼亞作家Abdulrazak Gurnah

    獲獎理由:“他對殖民主義的影響以及文化和大陸之間的鴻溝中難民命運的同情,以及毫不妥協的洞察。”

    代表作品:《天堂》《荒漠》

    2020年:美國女詩人露易絲·格麗克

    獲獎理由:“她用無可辯駁的詩意嗓音,以樸實的美感使個人的存在變得普遍。”

    代表作品:《阿喀琉斯的勝利》《野鳶尾》

    2019年:奧地利作家彼得·漢德克

    獲獎理由:“他兼具語言獨創性與影響力的作品,探索了人類體驗的外圍和特殊性。”

    代表作品:《罵觀眾》《卡斯帕》《試論疲倦》

    2018年:波蘭作家奧爾加·托卡丘克

    獲獎理由:“她敘事中的想象力,充滿了百科全書般的熱情,這讓她的作品跨越文化邊界,自成一派。”

    代表作品:《鏡子里的城市》《太古和其他的時間》《白天的房子,夜晚的房子》

    2017年:日裔英國作家石黑一雄

    獲獎理由:“在偉大情感的小說世界中找到現實世界與虛幻深淵的連結”。

    代表作品:《長日將盡》《別讓我走》《被埋葬的記憶》。

    2016年:美國民謠藝術家鮑勃·迪倫

    獲獎理由:“在偉大的美國歌曲傳統中創造了新的詩歌形式”。

    代表歌曲:《答案在風中飄》 《時代在變》《像一塊滾石》。

    2015年:白俄羅斯女作家斯維特拉娜·阿列克謝耶維奇

    獲獎理由:“她的復調書寫,是對我們時代的苦難和勇氣的紀念”。

    代表作品:《戰爭的非女性面孔》《最后一個證人》 《切爾諾貝利的回憶:核災難口述史》。

    2014年:法國作家帕特里克·莫迪亞諾

    獲獎理由:“用記憶的藝術展現了德國占領時期最難把握的人類的命運以及人們生活的世界”。

    代表作品:《星形廣場》 《暗店街》 《青春咖啡館》。

    2013年:加拿大作家愛麗絲·門羅

    獲獎理由:“當代短篇小說大師”。

    代表作品:《逃離》《快樂影子舞》《愛的進程》。

    2012年:中國作家莫言

    獲獎理由:“通過幻覺現實主義將民間故事、歷史與當代社會融合在一起”。

    代表作品:《紅高粱》 《酒國》 《豐乳肥臀》

    2011年:瑞典作家托馬斯·特朗斯特羅姆

    獲獎理由:“通過凝煉、透徹的意象,他為我們提供了通向現實的新途徑”。

    代表作品:《途中的秘密》 《看見黑暗》 《悲哀貢多拉》。

    2010年:秘魯作家馬里奧·巴爾加斯·略薩

    獲獎原因:“對權力結構進行了細致的描繪,對個人的抵抗、反抗和失敗給予了犀利的敘述”。

    代表作品:《綠房子》 《城市與狗》 《酒吧長談》。(更多新聞資訊,請關注羊城派 pai.ycwb.com)

    來源:羊城晚報

    男男GAY吹潮视频

    <track id="ljl7l"><strike id="ljl7l"></strike></track>
    <address id="ljl7l"></address>

    <pre id="ljl7l"><ruby id="ljl7l"></ruby></pre>