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track id="ljl7l"><strike id="ljl7l"></strike></track>
<address id="ljl7l"></address>

<pre id="ljl7l"><ruby id="ljl7l"></ruby></pre>

    文人范仲淹也是軍事家

    2023-01-10 16:38

    范仲淹自然是官場中人。他當過地縣級的小官,也當過參知政事,這已算得上是中央領導官員。范仲淹有才有德有政績,只因剛正不阿、力圖改革而兩次受貶。第一次因為批評當朝宰相呂夷簡用人不公,政出私門而被罷知饒州;第二次因為整肅朝政、裁減官吏而為小人之饞言所傷,遷徙青州,得病去穎州,結果死在半路上。當官的并非都是政治家,有的只是政客,但范仲淹則無疑是政治家。像這樣值得后人稱頌的政治家,大概在中國歷史上也不算多。

    范仲淹也帶過兵,而且帶得很出色。他是在邊境告急時自告奮勇去“兼知延州”的。他的前任也姓范,西夏人稱他為“大范老子”,根本不把他放在眼里。因而“延州諸砦多失守”。范仲淹帶兵之后,“大閱州兵,得萬八千人,分六將領之,日夜訓練,量敵眾寡,使更出御”,西夏人于是相互告誡不要再打延州的小算盤,說是“今小范老子腹中自有數萬甲兵,不比大范老子可欺也”?;蛟S也因為這出色的軍事才能,他以后當了樞密副使。帶兵的人未必就是軍事家,似乎也沒有人稱范仲淹為軍事家,但我以為稱范仲淹為軍事家,他是當之無愧的。

    然而,不少人之所以知道范仲淹,并不因為他是政治家,更不因為他是軍事家。人們之所以知道中國歷史上還有范仲淹這個人,大致就因為他是一個文學家,尤其是因為讀了他的那堪稱為千古絕唱的散文名篇《岳陽樓記》。由《岳陽樓記》而知道他的生平,他的政績,他的政治生涯。

    至于他的軍事才能,恕我直言,如果沒有研究歷史,許多人大概是一無所知的。

    之所以叨念范仲淹,只是想說明一個問題:文人到底值錢不值錢?這是一種通俗的說法,準確地說,則是應該如何估價文人的價值。“文人不值錢”,常有人這么說,這么想,論錢沒有大款多,論權沒有小官大,文人算是什么東西?于是乎,大款小官揚眉吐氣,不少文人也就自慚形穢。你上社交場合去看,卻也不難看出一點門道。于是乎,有的文人去跑官,跑到一官半職,立馬就覺得比別的文人高出一頭;有的文人去下海,想弄個十萬八萬,免得再去嘗爬格子的艱辛。其實,文人是不該自慚形穢的。文章千古事,富貴如浮云,范仲淹一生做了許多好事,但留給后人的最值得稱道的卻是他的文章。誠如雜文家孫士杰所說,范仲淹的《岳陽樓記》作為人類精神文化的極品,在人們心目中的位置,決不亞于埃及的金字塔。

    文人值錢不值錢,不在于你囊中有多少錢,手中有多大權,而在于你是什么樣的文人。文人無文不行。即使手中有權,囊中有錢,無文終究冒充不了文人。

    或許有人會說,范仲淹當過大官,他的文章如果出自小人物之手也會千古流傳幺?文以人傳的事當然也有,但唐宋之間,像范仲淹這樣的官員多得緊,文章能夠千古流傳的卻有幾人?那些有權有勢的人物,或許也會像泰安的胡建學那樣,利用自己的權勢,將秘書起草的報告、講話或別的什么東西給自己出一部什么選集,而且照樣有人捧場,照樣也會得獎,但總是傳之不遠,行之不久,很快就會被人忘卻。更不要說無權無勢的卻偏要去當“空頭文學家”的人了。文人無行也不行。

    《岳陽樓記》之所以會千古流傳,還因為范仲淹有“先天下之憂而憂,后天下之樂而樂”的境界和品格。假如他說的一套,做的又是一套,就只會給后人留下一個笑柄,即以當今的文人而論,如果為了幾個錢,就在大款面前當孫子;如果為了得個銜,就在頭兒面前搖尾巴,這樣的文人當然是分文不值的。


    相關閱讀

    男男GAY吹潮视频

    <track id="ljl7l"><strike id="ljl7l"></strike></track>
    <address id="ljl7l"></address>

    <pre id="ljl7l"><ruby id="ljl7l"></ruby></pre>